战国群英传之天下布种番外篇

武侠情色   2022-09-08   

番外篇之一~面具下的故事

“小樱,小樱你见过丑哥哥的面貌吗?”

“怎么可能!打丑哥哥进宫以来,整天都戴着那付怪怪的面具,要不是还要吃饭、呼吸我还真怀疑他会不会连鼻口处都封起来呢!”

“对啊!对啊!我听猪老大他们说,他们虽然曾经四兄弟一起入浴,却没想到丑哥哥竟连入浴时都戴着面具呢!”

“真的假的!那不是闷死了!啊!啊!我更想看了!”

一群婢女今天又聚集在花园中交换心得了,今天她们讨论的题目即是那永远在不败身后的神秘人物猴丑,虽说他比其它的三兄弟早进宫来,但众人对他的身世背景甚至连长相都丝毫不知,只见这群小麻雀们吱吱喳喳的讨论个不停却都没有任何结果。

“不过,我想丑哥哥的面貌一定不错吧!”小樱猜测的说道。

“对对对对!”众人七嘴八舌的同声附和,每个人心中都忍不住想到猴丑那迷人的飒飒风姿,高挑而匀称的躯干,就如天生的衣架似的,四肢纤长而秀雅,配上优雅的举止与和女子可比的趐人细语,再再都令人不禁自然联想到面具后必然的是令人倾倒的帅气容颜才是!人说看不到的是最美的,每个人都醉了!沉醉在自已心目中白马王子的联想之中。

“我见过丑哥哥的面目哦!”

此语一出,所有人立刻自幻梦中惊醒,赶紧团团围住了刚才发话的小花。

“真的吗!真的吗!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帅毙了!”

小花得意的继续说道∶“那是几天前的事了!主子在庭子中赏花时不知不觉睡着了,丑哥哥在一旁也一付昏昏欲睡似的,那天刚好轮到我当班,便大着胆子偷偷的揭了揭丑哥哥的面具”“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丑哥哥就醒了!”小花有些沮丧的说道。

“那不是和没看过一样!”众人失望的哀叫。

婢女中较精明的小红说道∶“那到底你看到了没呀!”

小花立刻又恢复了神气说∶“看到了!看到了!当然看到了!”

“那长得怎么样呢?”众人的好奇心又重新燃起。

小花嗫嚅的小声说道∶“看不清楚。”

地上躺满一地哀嚎的婢女。

“你们这些ㄚ头片子,还在那里喳呼些什么!还不赶快去做事,想讨打是吧!”菊大娘的怒斥声使得这次的小小聚会草草结束,众婢马上一哄而散,各自忙碌去了,不过每个人的心中却还是幻想着心中偶象的真实面目。

菊大娘看着这些年轻的婢女,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说真的那小猴儿还真的是不错,不但对主子的忠诚无人能比,平时待人也是和和气气,言行举止虽然如女子般优雅却又不令人感到 心,配上那副美形的身子和天籁声音与神秘的气息,也难怪能把这些小ㄚ头迷得神魂颠倒了!自已要是年轻个十来岁,搞不好也会被他给迷住了呢!

################################“哥、哥、哥、哥、哥哥,我、我、我、好好好好、饿饿饿饿饿饿。”

看着自已唯一的弟弟小狗子,小猴子心中真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三年了,自已带着这唯一的亲人竟熬过了第三个年头!大概到了极限了吧,小猴子心中想着,三年前母亲临终前的一番话又浮上心头。

“我的亲亲小猴儿,娘恐怕不行了!”

“不!娘,您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您走了,小猴该怎么办?而且还有弟弟该怎么办?”

一旁玩着小木偶的小狗子听到哥哥似乎提到自已,傻呼呼的回过头来呵呵笑着,娘和哥哥在说什么?是娘身体好了要带狗儿去玩了吗?小小年纪的他心中高兴的想着。

田大嫂看了看自已心头上的这两块肉,他们都还小啊!没有了自已他们该怎么办?想及于此,咳杖又更严重了。

“咳、咳、咳,猴儿,娘也放心不下你们啊!不过,娘的时间真的已经到了!有些话再不说,娘只怕就没机会了!”

“不会的,不会的,娘您一定会好的,小猴儿再去求村子里的王郎中,他一定能治好您的!”

田大嫂摸了摸小猴儿的小头,苦苦的接着说道∶“不用了,娘的身子自已知道,答应娘一件事好吗?”

“好的,好的,娘说的事小猴儿一定会做到。”

“娘知道猴儿最乖了!答应娘要好好照顾弟弟,你们的爹爹并非真的战死了,只是他的身分是不容曝光的,现在娘就要离开你们了,不管再苦,答应娘一定要好好养大自已和弟弟,相信爹一定会暗中保护你们的。”

“娘,我会的,您别再说了,身子要紧啊!”

田大嫂欣慰的笑着,她的小猴儿是最聪明可靠的,她一定会照顾好自已和弟弟的,心中一松,再也没有回话了。

三年来,小猴子就谨守着自已对母亲的承诺,不管是再卑贱的工作,再侮辱的言语甚至去乞讨也可以的想尽了办法养活自已和年幼的弟弟,但没想到今年的旱灾竟是如此严重!一般人家连养活自已都很难了,那还有馀力去帮助别人!加上小猴子虽能干,今年亦不过年仅十岁,那能有什么适合的活可做,要不是靠着街头邻里的援助早就撑不下去了!

看着小弟饿了两天的可怜样子,虽然自已也很饿,却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想想看有何办法,忽然一个想法涌上心头,是啊!还有那个办法,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小猴儿摸摸弟弟的头说道∶“小狗子乖乖,哥哥马上就会有钱买食物了!”

“真真真的的吗!太太太好了!狗狗狗儿要要要要吃包包包子,还还要要要要吃吃吃面面面面,还还有有有┅┅”

看着弟弟天真的笑容,小猴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小池大娘,小狗子就拜托你了!还有这里是五十金,等我熬出头时会来接他的。”

“小猴子,你放心好了,小狗子就由我来照顾吧,况且还有小猪和小鸟帮忙,倒是你,真的下定决心要去?虽然我的日子也不好过,但大家忍一忍一定可以撑过去的。”

“不,大娘,要麻烦你照顾狗子已经够为难了,加上我也有自已的想法与盘算,象我们这种贫***家,也只能靠着身躯赚钱了!只要忍一忍,相信我能撑下去的。”

小猴子说完,转身拉起了小猪小鸟和自已小弟的手说道∶“猪大哥,鸟弟弟,我们都是父母双亡的孤儿,要不是有像大娘这样的善心人收留我们,我们早饿死了,我们自小一起长大,就让大娘为我们作证让我们四人结为异性兄弟吧!”

猪大和鸟之三的眼里早就红了,一世人四兄弟,他们亦早有此意,四人便由小池大娘为见证简单地祭拜过天地而结为结义兄弟。

“小狗子,你要好好听大娘和猪哥哥、鸟哥哥的话,大哥将来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小狗子出奇的没有哭闹,只见他懂事的说道∶“哥哥哥哥哥,小小狗狗狗狗子知知道,小小小狗狗子一一一定定会┅听话,哥哥哥哥一一定定定定要要要早早早点回回回来来来来来接接接我哦!”

小猴子慎重的点了点头,转身隐没在不可知的未来之中┅┅三年后---

“来哦!来哦!各位识货的大爷大婶们快来哦!迟了就没得选了!这次的货色可是本团历年来最好的一次,个个长得是白白嫩嫩,帅气又潇洒,保证令您满意哦!”

嚣张国内最大的城市自由城(注二),今天又一如往常的聚集了由各地来的商人、贩子及各种的小贩和买家,就如其名为“自由”一般,在这个城市内的所有生意都是合法的,只要你有钱就什么都买得到!

而此时城中广场上正进行的是男宠的买卖,所谓的“男宠”,即是一些长相俊秀、身材标准的年经小伙子,因为生活的贫穷或另有所图之下而将自已卖给了所谓的贩卖集团,经过贩卖集团刻意的调教之下,拥有一身不管男人或女人都能将其伺侯得服服贴贴的功夫,而也因为他们的“男女通用”加上数量较少,故比一般的女子妾室更受到皇室、将军及有钱劳族阶级们的垂青,幸运的男宠能在主人家中享有其特别的地位,被男女主人照料得舒舒服服的;而较为不幸的就可能沦为全家人共用的性奴隶了!

这“男宠”即是小猴子所谓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自已没有强健的体魄也没有显赫的背景,所有的只有机灵的头脑和较一般人更为清秀的长像罢了,因此他毅然的将自已的幼弟交给了别人照顾,决定搏一搏自已的运气看能否遇上理想的主人!

此时的小猴子和三年前的小猴子已是大不相同了!稚嫩的五官已蜕变为迷人的俊秀组合,少年独有的青涩身形及比其它人更为灵活的动作,在比一般人更能察颜观色的特有本能辅助之下,早早就被团主认定是稳赚不赔的“明日之星”,想到待会可能赚入的大笔金子,吆喝的声音不由得更为宏亮了!

只见此时人群在团主的招揽之下渐渐的越聚越多,原本抱着看热闹的人在看到场中的少年们时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更别提原本就有此所好的人更是早早就口水流了满地!

小猴子努力地维持着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然而发鬓的两旁却早已濡湿了汗水!原来为了能搏得客人的“性趣”,宠男们在叫价时皆被团里有经验的训练师们给绑成了各种撩人的姿势,有的绑成蟹状被绳子高高的吊起;有的绑成礼品的形状,还刻意的加上大大的蝴蝶结;有的则以项圈环颈,系着长长的炼子如狗一般任人引领绕场而行;更有的双手紧抓着两个脚掌,呈M字体的绑在一根横摆竹条之上。

小猴子的绑法则是将全身以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各种绳结环绕组合后,与双手一起集中在身后固定,再垂绢丝于玉杵及后庭缀饰的一种特殊样式,一头长而直的黑发高高地绾起后用竹簪简单的加以固定,刻意露出的清秀五官,绛唇浅缀,翘毛翘刷,身子微微向前侧倾后回眸凝视前方,若隐若现的玉杵在绢丝不时的扫动撩拨之下虽不惊人,却持续呈现着贲张的角度以展露其另类的诱惑!这种特殊的绑法只有少数的人知道也鲜少被人所使用,因为受绑的人必须具有惊人的体力及耐力以忍住苦楚而维持最诱人的姿势与笑容,耳闻不如一见,那能不引得识货行家频频垂涎,彼此打探!

团主看到众人的情形真是心中大乐!在售出一些次级货色后便赶紧打铁趁热地牵着小猴子大声说道∶“来!来!来!不要怀疑你所看到的,只要想想你将爽到的!这可是本团的招牌团柱,要不是最近手头较紧,我还想将他多藏几年呢!今天来的客人绝对绝对是赚到的,只要您出的价格合理就可马上将这人间绝色带回家中享受!”

说完,忽然掀起遮在前方的绢丝,还有意无意的那弹了弹那略带棕色的囊带。

“哇!”众人一阵惊呼,只见笔直玉杵立刻高耸弹出,“它”并不大也未拥有着惊人的长度,但圆润的杵头是那样的精致而可爱,略呈 圆的造形中开了个小珠大小的缺口,珠口内流出的不知名液体透明黏腻使得柱头显得格外亮滑可口;坚挺如笔的杵身虽未见长却满布着粗细分明的青色脉络,有如一根螺纹不一的较长螺丝,软囊松软色淡,囊中的两颗小丸乖巧的静躺两侧,不少人看了这付“极品”不禁为之色迷神授,妇女们更是个个伸舌舔唇。

“啧!啧!啧!看看这前面的家伙!这可是本团每天以冷热水不断冲浸锻炼出来的呢,每日三次、一次两个时辰的用冷热水交替浸泡搓揉使深埋皮肉的脉络浮出,再仔细的涂上香精及蛋白使其固定,因此不但通体泛香更是香甜可口!更惊人的是这孩子现下才十三岁,想想几年后柱根成熟时剌入腔道的那股快感,保证让您说多爽就有多爽!不管是前面的‘大道’或是后面的‘小道’

都能使您像被个巨大的钻子捅着似的爽到最高点哦!”

说完又将他转过了身子,确定每个人都能看到之后才撩起了后面的绢丝接着说道∶“接着看看这后面的菊花小洞!唉呀呀!不是我夸口,它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洞口的四周啊这真是瓣瓣分明,回旋不断,让您进去了就不想出来呢!”

突然用食指朝菊洞猛的一搓,“啊!”小猴子惨叫一声,回过了头朝团主一瞪又满脸通红的转过头去。

只见团主得意洋洋的放低了音量神秘地说道∶“而且为了不剥夺了您将来的乐趣,这小洞儿可是未经开发的哦!至于滋味如何就待有心人您的细细‘品味’罗!”

此话一出,台下立见一堆人满脸胀红不自然的 着下挡,却仍不怕丑的反见兴奋!

最后团主又令小猴子长长地伸出了舌头,当众人好不容易看清了舌上那异于常人的纵深交错舌苔时,场面终于HIGH到了最高点!众人一付好似家中闲钱太多似的拼命叫价,价码也由刚开始的一万金迅速的飙涨到了百万金之谱!

团主高兴得快昏倒的说道∶“一百万金!一百万金!大龟头主将(注二)叫价一百万金!还有没有更高的,还有没有更高的,我数三次,一,二┅┅”

当大龟头主将得意洋洋的准备得标时,忽然人群中传来一声“一百一十万金!”只见人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由后方走来了四男一女。

是谁如此大的手笔!且不怕得罪这三大主将之一的大龟头似的出此天价?

“咦!我、我的眼睛该不会有问题吧!那、那不是五大抠人吗?”

五大抠人?原本怒气冲天的大龟头在听到这个名号后倒吸了一口气,并不是这五人有何特殊背景或厉害之处,而是打死他也不相信耳中听到的是自已所知道的那五个人。

话说这自由城中的五大抠人不仅是城中闻名且是全国皆知的人物,老大抠钱经营当铺,老二抠食经营食堂,老三抠衣经营布庄,老四抠住则专搞土地买卖,这四兄弟人如其名地掌握了人们的各种基本需要,不管你是谁他们都能想办法赚你的钱,而最可怕的是这四人深知行商之道,虽说“抠”是他们的唯一家训,但他们的抠法却是聪明的“能省则省,能钓大鱼就下大饵”的方式,省下一切不必要的开支,一旦有赚钱机会时,就算要下再多的本也愿意花!

照说,这种人口买卖的事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毫无赚头的,况且他们“四人共用”的唯一老婆骚大娘,本身就是开妓寨的,怎会突然转了性肯花大钱买下小猴子呢?就在众人百思不解时,只见为首的老大抠钱反常的急急付了赎金后五个人就拥着小猴子匆匆离去了。

“糟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了!”

一人惊呼一声,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只见他面带铁青的说道∶“这下子这上等的娃儿可可怜了,我想他是和先前骚大娘一样的用途吧!只不过,这次可不是四人而是五个人了!”

果然,当小猴子还没搞清楚况只知这城中向来吝啬闻名的五人买下了自已之后,就被猴急的五人三步并两步的拉回了他们共同的住处,只见五人粗手粗脚地立刻剥光了自已便一起凑了上来!

“嘿!嘿!嘿!骚婆子果然不愧是我们四兄弟精挑细选拣出来的女人,竟能想到这‘一鸟五用’的好法子,虽然一口气去了我们一百多万金,但想想这上等货色能让我们五人都能享用还是值得!值得!”抠钱阴阴说道。

“喂!骚婆子,这小伙子的杵子就让你先尝尝鲜好了!虽然比不上我们‘四根一体’的粗大但相信耐力应该是不错的吧!这下你可不能再怨我们老是让你不上不下了吧!”

骚大娘一听媚眼大张,扒大了肥臀就朝着小猴子的玉杵直坐了下去!噗的一响,平时习于“四根一体”的浪穴丝毫不费力的直插入底,虽然小猴子的size不小,但毕竟年纪尚轻,那能比得上抠家四兄弟的“联合攻击”。

骚大娘虽早有心里准备但仍不免有些失望,幸好这小伙子的确如那团主说的“锻炼有素”一根杵子既直且挺且四周更环着旋子,一勾一勾的也有其一番特殊滋味!骚大娘放浪了身子猛力的快速挺动,一付要把小猴子榨干似的左摇右转!

抠家四兄弟可也未闲着,只见四人似早已有所默契的一人一个方位,老大抠钱夹起了自已的臭 不管是否薰得小猴子会否断气便猛往他嘴里送,一边还得意的说道∶“怎么样!老子这付 子够味了吧!为了这一天,我可是忍了一个月不洗澡哟!给我好好的把 垢清干净,啊!啊!用牙齿给我咬紧,不准放松,不然看我怎么整治你!”

小猴子都快被那抠家老大“精心特制”的臭 给薰死了!但是听到他的威胁,只好认命地用牙齿夹住那既细又臭的烂东西舔弄,两手还得忙着帮老二和老四打手枪。

“啊!老四,好、好爽,这小鬼的手真是温暖又细嫩!骚婆子的熊掌真是没得比!啊!啊!好!好啊!啊!┅┅┅”抠食惨叫一声,原来是骚娘子听了不爽踹了他一脚,抠食原已是穷弩之末,如今一分神精水立刻疾喷而出。

“嗯、嗯、嗯、嗯”抠住专心地享受着小猴子手掌传来的快感,一边低沉地的哼声着一边极力忍着射精的欲望,那管老二在那里喳呼什么!但毕竟这四兄弟共通的“早泄”特性,就算再忍亦无多大作用,快感一涌也如抠食一般喷出精来!

小猴正自庆幸轻易摆平了两个人,忽然后洞传来一阵剧痛,啊的一声松开了抠钱那有如牙签般的细 ,抠钱和两个弟弟一般就快要交货,还正想尝尝射在口里的独有快感时,没想到细 竟被小猴子给吐了出来,虽然去势不止搞了小猴子一脸浆糊,但仍气得甩了小猴子一巴。

“可恶!你敢嫌老子的汁水不好吃吗!敢给我吐出来,给我吃进去,吃进去!”捞着粘粘的精液就猛往小猴子的嘴里捅。

而小猴子的痛处又有谁人能懂!原来刚才那没良心的老三抠衣根本就不管他的死活,心里老想着团主的那一句后面还没开发的话,想抢得头筹的不做热身就往小猴子的菊洞里送!幸好他的阳具亦属短小一辈,只有感到稍微的痛,否则抠钱的臭 就不是被吐出而是给咬断了!

好不容易也打发了后洞的抠衣,只见这四兄弟似乎好象早已习惯似的衣服穿了就赶着去赚钱了,连停一会儿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只剩下那不知道累为何物的骚娘子还在那意犹未尽的乱搞,小猴子这才猛然了解这五大抠人为何肯花大钱买下自已的真正原因!

原来正如所见,抠家这四兄弟虽有阳具不大且早泄的问题,但由于他们能利用“四根一体”的独门绝技因此仍能解决前面的问题,可是时间方面的延长就没办法了!一起上的话时间只会因彼此摩擦而反而缩短,输流来的话对骚娘子来说又根本不痛不痒!先前每次完事后还得花上大半时间吹吸舔搓地伺侯骚娘子善后,这对他们而言不啻少了许多赚钱的时间,岂不是要了他们的命!难怪肯接受骚娘子的提议了,又能爽又能摆脱纠缠怎么算都得来!

不过这可苦了小猴子了!虽然他也有练过诸如缩肛提精等的法门,但时间一久还是锁不住精关射了出来!然而那骚娘子却仍好象一付刚热身完毕似的依然勇猛无俦!看到小猴子败下阵来,便离了他的玉杵滥穴就着一张小口就要他舔弄!刚刚射出的精水还不住的从泛着恶臭的毛洞中流出,小猴子简直张口欲!

但有了刚才舔抠钱臭 的经验,故仍能强忍着呼吸拚了命的舔着舔着想赶快结束这非人的工作,不知是否骚娘子一时良心发现还是只是怕一开始就把小猴子给搞死了失了往后的乐趣,折腾了一个时辰之后她终于大剌剌地甩了甩滥穴结束了小猴子的“酷刑”。

骚娘子假惺惺的说道∶“唉呀!我的亲亲小宝贝,今天就饶了你吧,省得把你的身子给搞坏了,以后我们五个人尤其是我会会好好‘疼惜’你的,待会我会叫人送些酒菜和进补的东西给你,吃饱了就好好地睡吧!”

接着还给了他一个自认为媚力十足的媚眼说道∶“明儿个我们还会来‘照顾’你的,要好好养精蓄锐哦!他们四兄弟的‘四根一体’和我的独门绝招都还没使上呢!保证会让你终生难忘哦!”便不着衣的畅笑离去。

而此时的小猴子呢?早在听了她一番话后就吓得晕过去了!

夜凉如水,小猴不知在昏迷了多久之后终于醒了过来,饥寒交迫的他早已忘了所受过的任何礼仪要求,抓起了饭就猛往嘴里送,脸上满布的不知是汤水还是自已的泪水,他不甘心,他不甘愿在熬了三年的苦头之后换来的却是这种下场!想到那可怕的婆子临走前的一番话心中真是不寒而栗!他下了这辈子第二个重大的决定他一定要逃出去,逃离这会毁了他一辈子的地方!

“快!快给我去把那浑小子给抓回来!他奶奶的!敢给我逃跑!老子抓到了一定要把你给整死!看什么看!还不给我动起来!他奶奶的!抓到人的人老子就让他免费干这小子一次!”

抠钱的最后一句话勾起了家丁的兴趣,原本敷衍的动作,立刻就加快了起来!每个人都拚了命的想把小猴子给抓回来。

跑!跑!小猴子满脑子里只知道这个字,看着背后满坑满谷的追兵,他只能死命的拼命往前冲,往前跑,没想到一个踉跄,他还是被追上了。望着围着他淫笑的家丁和后面喘嘘嘘跑来的五大抠人,他绝望的准备就死。

就当小猴子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突然一匹巨马由天而降!一身油亮的黑色鬃毛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更显不凡,炯亮的双眼仿佛这些人才是畜生似的瞅着他们;马上的骑士看不清他的身形脸貌,只由那较胯下骏马更为闪亮的双眼透露出他的存在!

“大胆!你是什么人!敢打扰我们抠府办事!不想活了是吧!还不快给我滚!”

一名家丁习惯性的大声哟喝道,没想到滚字未断,咚的一声人头落头,这下可把一向在城中没人敢惹的抠府家丁吓了一跳,但随即会过神来,放下了小猴子团团围住了这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物。

“怎么了!不是抓住那小子了吗!还杵在那干什么!”好不容易追上来的五大抠人看到家丁们突来的状况不解的喝道,此时月光泻地,恰好照亮了马上骑士的面貌,咚咚咚咚咚五大抠人象看到鬼似的跪了一地,只见抠钱颤颤兢兢的说道∶“不知少主到此,在下自由城抠钱向少主请安!”

这少主两字一出,四周立刻黑鸦鸦的跪了一地,每个人都相当的清楚在这嚣张国内少主的地位可比国主还有力得多,况且传闻他杀人但凭喜乐,那还不吓得全身发抖!

小猴子一听原来眼前天神一般的人物竟是嚣张国内人人惧怕的未来主君,才不管别人形容的如何可怕,就好象溺死前看到的浮木一般抱着马腿哭道,“少主,少主,请您救救我吧!小猴子就算为您做牛做马都会报答您的!”

不败正为这些突然打断他夜游游兴的该死奴才生气时,没想到马下这污黑瘦小的小孩子竟一付不怕他似的向他求救,这可引起他的兴趣了!报答?这小子有什么能给自已的!哈!算了!就当救了条狗吧!

不败看了看小猴子便向五抠说道∶“是五抠吧!这小鬼就当我要了!明天派人到驿馆里来领钱吧!”说完马鞭一扬卷起了小猴子挟在脚旁便扬长而去。

“大当家的,这下子怎么办?人竟给少主给要走了,是不是要趁机敲他一笔?”骚大娘有些不舍的说。

铿的一声,惧内俱乐部的会长抠钱竟赏了她一个爆粟∶“你这笨女人是不想活了是吧!敲他一笔,你以为他是谁啊,别钱没要到头就给先赔上了!况且,我还正愁不知该如何讨少主的欢心呢!这下可好,就当是我们自愿献上的,若那小子表现得好哄得少主一乐,这以后我们抠家可就吃香喝辣享用不尽了!”

接着似又怕她将来报复似的哄道∶“你就忍一忍吧,回头我们四兄弟会好好伺候你的,大不了明儿个再花点钱再买他个十个八个靓仔让你好好地煞煞痒就是罗。”一想到将来的好日子,一张抠脸笑得更贱了!

###############################小猴子在不败派人照顾下,逐渐恢复了生气,正想好好为新主子伺候卖命时,没想到不败竟派了身边的侍卫向他说道∶“少主说,你的伤好了就可以自行离去了,这里是一些钱让你以后能好好过活,至于报不报答,等你长大一点有能力时再说吧!”说完便把他领出了驿馆之外。

小猴子原本十分不愿意,想凭着自已锻炼的功夫好好表现一番,但仔细一想对方将来是一国之主,再好的宠男美女那还不是随手得来,自已还年轻,应该好好学些有用的技艺才是,恩是要报的但可别反倒成了他的负担。眼下人海茫茫,真不知该何去何从,对了,三年没见自家兄弟了,就先去找他自再作打算吧!

朝着小池大娘的家中走去,此时他的心情是轻松且愉快的,但没想到刚出城外便被一群士兵给团团围住了,“你、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五大抠人派来抓我的吗?”

为首的士兵哈哈笑道∶“哈!哈!哈!我呸!什么劳什子的五大抠人!他们算什么东西,大爷们可是大龟头主将专诚派来请你到家中长住的,识相的就乖乖的跟我们走,省得爷儿们多费拳脚,你也省得皮痛!”

原来大龟头自那日竞标输给了五大抠人之后并未完全放弃,四处派人打探小猴子后来的情形,在听到他被不败给收去了之后真是心灰意冷,没想到今天竟听下人报告说小猴子又被不败放了出来,赶紧吩咐了几个心腹的手下,想把他给抓回去当自已的禁脔。

小猴子一听那还不知其意,开玩笑,自已好不容易刚从地狱里逃了出来,怎可能再乖乖的跳到另一个大洞里去!因此他拔了腿就逃,是上天的庇护吧,当他又快被追上时,心中不禁想道∶“天啊!难道我真的如此命謇?注定了一辈子翻不了身,娘,若你听得到的话就显显灵救救我吧!”

忽然,前方不知何时倏地起了一阵浓雾,浓雾之中伸出了一个毛茸茸的巨掌,拉住了小猴子的一双手,一阵阴嗄的难听声传来∶“来吧!你的心愿我知道了!跟我来吧,我会改变你的一生的!”

说完便与小猴子双双隐没于浓雾之中。就如同浓雾的突然出现似的也突然的消散而去,只留下一个声音说道∶“娘子,我终于找到我们的儿子了,你放心吧!再没有人能伤害他了!我以奸迷一族的首领为名在此立誓!”以及死了一地的众多士兵。

五年后小猴子18岁

“儿啊!这五年来我已经把该教给你的功夫都教全了,剩下的就靠你自已的修行了。”

“你只剩下了最后的一个试验,这也是关系能否成为我迷奸一族下任首领的必经历程,去吧!去寻求你生命中值得效命的真正主人,帮助他立功建业,‘能帮助别人成就大业者方能自已成就大业’,记住这句话,当你功成身退之时,我的城,也就是你将来的城堡忍城还等着你来领导。”

################################“二弟,你在想什么?你没听到刚才那些婢女的话吗?看来,一天你的面具不除,我们其馀的三人就甭想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可过罗!”

难得的一向粗线条的猪大也懂得开别人的玩笑了,只见凉庭中的其他两人也认同的拼命点头,但猴丑却仍是一副天塌下来也不关他事的样子没答上一句话,许久,只见他好不容易才冒出一句“少主午睡也该醒了,我要告辞了”便飘飘然离去。

犬四郎若有所思的缓缓说道(不知是否爱兰的口水有治口吃的神奇功效,他的口吃大有好转)∶“大、大哥,你、你就别问了!哥、哥哥曾告诉我说、说,他现在的真面目,只有他的主子能见到,因为他、他希望主子要的是他的能、能力而、而不是他、他的面貌。”

今天猴丑亦如往常一般细心的随侍在不败身旁,脸上挂着仍然是那一副永远不变的丑形面具,没有人知道的此时是他的心中是愉悦的,因为他不但终能对不败有所报答,更因他终于找到了自已生命中唯一且必然的主人。

注∶猴丑∶嚣张四神将之一,人称嚣张玄猴,本名奸田俊(父母姓氏合并而得),与冲田胜和丹羽飞灵结为异性兄弟,奸田语长则为其亲弟。长年丑形面具掩面,身形修长,举止优雅,为一心不败身边最神秘人物,专主不败身边的防护工作,为不败直属暗杀集团指挥首脑。

注一∶自由城∶嚣张国第一大城,位处昊天古林入口外之平原地带,古林两侧山岳之泉水汇流成嚣张河后中分全城,规模及人口数目皆为全国第一,城中买卖自由商业顶盛,安全上则有昊天古林及南野屯兵为其后盾,由一心不败亲任城主。

注二∶大龟头∶南野城三大主将之一。



相关推荐:

血肉情色

[2022-09-08]

绝色武林

[2022-09-08]

佚名武侠小说(A)

[2022-09-08]

诛仙记

[2022-09-08]

大自在天医

[2022-09-08]

新覆雨翻云

[2022-09-08]

连城诀外传

[2022-09-08]

黄蓉后传

[2022-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