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

武侠情色   2022-09-28   

(一)落崖

“萧十一郎,你是永远杀不了我的!哈哈哈哈┅┅”天公子一步一步地把萧十一郎逼向悬崖边。

身前已流满鲜血,后路已被断绝,“杀啊┅┅”狂叫声中,萧十一郎激起野兽死前最后的爆发力向前冲去┅┅

“砰”一声!被天公子掌力击得如断线风筝般飞去,落下了无底的山涯中。

“我说过你是永远杀不了我的,哈哈哈哈┅┅”

风轻轻从耳边吹过,带点药草的气息,渐渐吹散笼罩在心中无尽的恐惧┅┅胸前一阵剧痛,忍不住哼了一声┅┅

“啊,你终于醒来了么!身体挺不错的嘛,受这么重的伤,居然三天就醒了呢!”一位少女张着灵活的大眼兴奋得说道。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无量山啊,你顺着溪边漂流下来,被我的貂儿瞧见了,引着我来救了你。我见你似乎受了重伤,也不象是坏人,就找了个小山洞,用些草药将你治好啦!”少女边摸着手边的貂边说着。

“这可多谢你了,还尚未请教尊姓大名呢?”

“我叫钟灵,你也不必谢我啦,我刚好在溪边找蛇喂貂儿,这才救了你呢,要谢的话,就谢我的乖貂儿好啦!倒是你怎么会从溪边漂下来又受伤呢?你叫什么名字?”

一想到名字,一阵阵莫名的恐惧,剧烈的疼痛,又迎面而来┅┅抱着头回想道∶“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想不起究竟发生何事,只知道自己姓萧┅┅啊┅┅”

见到萧十一郎似乎很痛苦得回想着,钟灵安慰道∶“不要紧啊,你可能一时撞伤了头,这才想不起以前的事儿,我瞧你得伤好的很快,也许慢慢地你就恢复记忆啦!你先休息一会儿好啦!”

这时忽然洞外传来人声┅┅

“师哥,你瞧咱今儿个打的野雁好肥,找个地方吃了吧!”

“臭小子,师父命令我三人到处瞧瞧是否有西宗弟子潜入我无量山中,要是给他知道你尽挂着吃,非打你一顿屁股逐出师门不可!”一人笑骂着说。

另一人也笑道∶“师哥,我瞧你也别在意,师父领着咱们每天瞧着那无量玉壁,也看不出什么鬼名堂,就算真有西宗弟子进来偷看,难道就有会有什么发现么?我说哪,咱么还是找个地方,好好打打牙祭才是。”

“也罢,咱们就到这凹洞里把雁子烤来吃了吧┅┅咦,有人!”

“是个娘们。嘿嘿嘿┅┅小姑娘你在这做什么?哦!还有个男的。喂,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无量山吗?”

“无量山又怎么?是你们家的么?”钟灵应道。

“小娘皮,这里是属于剑湖宫的范围,外人是不能进来的,不过你既然进来了,也就不是外人了,不如陪咱们哥俩喝点酒,暖暖身子,嘿嘿┅┅师哥,你说对么?”

“哈哈哈哈┅┅对极,对极!我说小姑娘,那位小兄弟好象受了点伤啊,正好我们有些金创药,不如你陪咱们师兄弟乐乐,我们也就帮你医医那位小兄弟如何?”

“呵呵呵┅┅师哥,我说咱们今天运道可真不错,有这样一个小娘皮陪酒,这小娘皮稚是稚了些,但是你看那皮肤白白嫩嫩,真想扒光了来瞧瞧看是怎么回事儿呢!”说着,便朝钟灵走过来。

钟灵见他们几个愈说愈不成话,意欲非礼,便将两指放于口中作嘘声,只见怀中貂儿一闪,扑向最近一人的咽喉咬下,一转一窜又咬中另一人下体,两人当场死亡,连拔剑的机会都没有。只剩那位师兄离得最远,虽然拔出了剑,双手却抖着,大叫了一声,转身跑了。

钟灵又作嘘声召回貂儿,抱在怀中,转头向萧十一郎笑道∶“瞧来咱们被剑湖宫发觉了,这可不能再待了,萧公子你的伤可好些了么?”

萧十一郎微笑道∶“外伤好了八、九成了,只是头痛欲裂。钟姑娘,你的貂儿可厉害得紧啊!”

钟灵听得萧十一郎称赞,高兴的应道∶“是啊,它叫闪电貂,是我从小养大的,最喜欢吃毒蛇呢!只听我一个儿的话,真是乖貂儿。”说着,又摸起貂儿来边说道∶“本来嘛,区区一个无量剑湖宫本姑娘也不放在眼里,只是我爹爹要我少在外头惹事,否则又得回去挨他耳刮子呢!这样吧,萧公子,我带你回我们万仇谷中静养,也顺便见见我爹爹,说不定他可以帮你想起以前的事呢?”

“令尊怎么称呼?”

“我爹爹有个不大好听的绰号呢,叫‘马王神’钟万仇!”

(二)夺妻

“老大,这就是万仇谷么?怎么连个入口也没有?”

“万仇谷古树参天,若无人领路,外人是很难进得去的。”

忽然一人运声喊道∶“钟万仇你这龟儿子,四大恶人来啦!还不快快出来迎接你爷爷!”一时间轰轰隆隆,怪声怪调的声音响遍整个山谷┅┅“哟┅┅我说老三啊,三年不见,你的内功可大大的长进了呢!”叶二娘说道。

“哼,何止内功,有机会让你瞧瞧我最新练的鳄尾剪,保证你乖乖的当我三妹,不会老是要我排第三┅┅”岳老三说道。

等了一会儿,只见山坳转出一人来,说道∶“小人来福儿,在此恭迎四位人客,家师临时有事出门,交代小人先请四位入内奉茶,请走这边。”

待得四大恶人都入厅坐定后,岳老三便问道∶“钟万仇这龟儿子哪去啦?”

来福儿答道∶“家师难得邀请到四位大善人来助拳,因此赶忙出门打听奸人段正淳的消息了,请诸位宽坐稍待,家师即回。”

却见岳老三一脸怒容瞪着他问道∶“你说老子是大善人?”

见南海鳄神岳老三气冲冲的样子,来福儿还道是自己说得不够躬敬,连忙又道∶“是啊是啊,江湖上大家都说岳老三是个善得不能再善得大善人啊!”话刚说完,喀啦一声,被岳老三扭断了脖子。

来喜儿在旁见了,吓得连忙回房内禀报师母。甘宝宝一听下人无端端被人扭断了脖子也不禁有气,便到厅中问道∶“岳先生,外子敬你们四大恶人是客,到厅中奉茶,你怎地无故伤人性命!”

“哼,我岳老二生平最恨别人叫我是大善人,我是恶得不能再恶得大恶人,谁说我是大善人我就扭断他的脖子!”

一旁的老四云中鹤亦开口道∶“啧啧啧!人家都说俏夜叉甘宝宝娇艳无伦,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配钟万仇那小子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怎么样美人?不如跟了我去吧?”说着便起身要去拧甘宝宝的下巴。

甘宝宝一惊,连忙缩身退开说道∶“我相公片刻即回,你放尊重些!”

云中鹤说道∶“那就正好,钟万仇一回来我就占其屋、夺其妻给他瞧瞧,嘿嘿┅┅听说你们还有一个女儿?”

甘宝宝见事情不对转身欲走,却已被云中鹤点中穴道,登时动弹不得。云中鹤抱起了她向房间走去,回头向段延庆说道∶“老大,不好意思,我先去受用一番再来!”

“老四啊,你就是这样武功才无法进上乘境界!”

云中鹤将甘宝宝轻轻的放在床上,见她两眼瞪得老大,恨恨地瞧着他,便将她身上粉红的丝绸脱下,露出光滑白淅的皮肤,又将她两手折向后腰,轻轻的解开甘宝宝的腰带,探手便抚摸她敏感的大腿内侧,中指更不时地轻点她的小穴中间,不断地来回抚摸。

云中鹤嘴也不闲着,轻轻的吻着甘宝宝的唇,渐吻渐重┅┅他先不解开甘宝宝的穴道。慢慢地,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小穴也流出一条细泉出来了,云中鹤便用中指指节在甘宝宝的小穴内缓缓地抽插着,渐渐地让甘宝宝迷惑了,漂流的心思回到过去和段正淳相爱的时光┅┅迷糊中微微地叫着淳哥的名字,但唇已被云中鹤吻着,只有发出“嗯嗯”的声音。

嘴角浮现出一丝淫笑,云中鹤知道是时候到了,他露出他那引以为傲的长鸡巴,插入了甘宝宝的小穴中,并同时解开她被点的穴道,开始抽插着┅┅“啊┅┅啊┅┅”甘宝宝嘴里不禁发出满足的欢愉声。

甘宝宝不知有多久未享受调情的滋味,对着丈夫钟万仇的不解风情她只能轻叹,现在就象午夜梦回时和淳哥的激情,她企图伸出双手想抱着他,却发现双手被反折在后腰,动弹不得,一时心神一震,思絮被拉回了现在┅┅却一切都已太迟了她正被云中鹤奸淫着┅┅

“啊┅┅不┅┅不要┅┅不要啊┅┅呜呜呜┅┅”口中不停地哭叫着,眼里流下了泪水,身体却诚实的反应着,甘宝宝已经高潮了三次。

云中鹤看着甘宝宝晕红布满了双颊,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力地望着他,心里不禁充满了征服的快感,两手更用力地搓揉着甘宝宝的乳房,鸡巴加速的冲刺着┅┅

“喔喔┅┅宝宝,你真是太美了┅┅喔┅┅好紧┅┅喔┅┅我要去了┅┅啊啊啊┅┅”

一股股白浓的精液,朝着甘宝宝的花心射去,烫得甘宝宝又是一颤,全身一抖,又泄了一次┅┅

“啊┅┅啊┅┅”无力的甘宝宝被奸得全身微微抽搐着,淫水湿透了床单,昏了过去,微开的腿穴内缓缓流出云中鹤白色的精液┅┅云中鹤露出满意的笑容,起身穿好衣衫,便欲向外走去,此时房门突然被撞开,钟万仇闯了进来。

原来适才钟万仇回谷后得知四大恶人已到的消息,不禁大喜,急忙到大厅问候,岂知刚寒喧完,来喜儿便抖着将夫人被云中鹤带到房中一事说了出来,钟万仇一听,气得连忙撞进房里,连门也不会开了,口里大喊着∶“夫人!”

“嘿嘿┅┅钟谷主┅┅你好啊,你可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漂亮的美人每天陪睡,老四我可羡慕得紧啊┅┅”

钟万仇只见妻子赤裸的躺在床上,下体湿淋淋的┅┅不禁勃然大怒道∶“好啊┅┅你这只臭淫鹤,别以为我马王神会怕你们四大恶人,也不想想在谁的地头上,我今天就要你命丧万仇谷!”钟万仇说着便拿起巨斧朝云中鹤身上招呼着。

只见云中鹤长长的竹杆身子东一飘,西一晃。钟万仇招式虽猛,却也打不到他身上,他也奈何钟万仇不得。

大厅中段延庆见钟万仇气急败坏地冲入房中,便传来打斗声,淡淡的说道∶“钟万仇武功刚猛,久斗老四只怕不是对手啊。老三,你去帮帮他吧!”

“老大,四弟那混帐东西贪花好色,偶而也该让他吃吃苦头啊!”南海鳄神边说着,边站起身走进房中叫道∶“喂!钟万仇你这龟儿子的斧头倒也来得,来会会我的鳄尾鞭,鳄尾剪吧!”

这一番交手,房中家具破裂声立时大作,钟万仇挂念着妻子,边打边喊道∶“夫人!你快走,别管我,我帮你挡着!快到隔壁幽谷去借快马跟灵儿逃走,快呀!迟了就来不及啦!”

甘宝宝伤心欲绝,本不欲离丈夫而去,但一想到钟灵,心神一震不禁哭道∶“相公,你自个儿小心,我去救灵儿┅┅”

“快!快!别管我,快撑不住了。”钟万仇一边得顾及岳老三的鳄尾剪,一边得防云中鹤的偷袭,已渐渐呈现败象。

甘宝宝忍着泪,提气展开轻功朝厅口奔去┅┅

突然间“噗嗤”一声,一根细长怪爪从钟万仇后胸穿出,爪上还抓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

“嘿嘿┅┅钟谷主,这还不要了你的命么?”原来云中鹤趁着钟万仇斧头抵住岳老三的鳄尾剪、鳄尾鞭时,从怀中取出新练成的控鹤爪,一插得手,抓出了钟万仇的心脏。

“老四,你这玩意儿可挺有趣哪,血淋淋的,二哥我很中意啊!”

“嘿!谢谢三哥的夸奖,我得去瞧瞧二姐他们抓到那婆娘了没有!”云中鹤说着,急忙走出房门外,却见叶二娘坐着悠闲地喝着茶,左右却不见甘宝宝的身影,便急道∶“二姐!你怎么没帮我逮住那婆娘,让他给走脱了!大哥呢?”

叶二娘淡淡地笑道∶“你二姐才没空陪你玩儿呢,那婆娘走便走了吧!你大哥到客房休息去了,他要我交代你们安份点,咱们这几天便在万仇谷落脚,打探段正淳兄弟的消息,别到处惹事啦!”

云中鹤跺了跺脚摇头道∶“不行,我非抓到那婆娘不可,再不然也得抓几个小妞来才行!”

“嘻嘻,让你二姐来陪你睡吧!好么?”叶二娘调侃道。

云中鹤一惊,想起她毒辣手段,忙道∶“不劳二姐费心了!”说完,身形一飘一晃即不见踪影。

“嘻嘻┅┅好轻功,好轻功,这样就算打不过敌人,也应该逃的回来吧!嘻嘻┅┅”

(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