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大陆

奇幻科幻   2022-09-13   

发言人:Unicorn

警告:本文含有强烈的SM、流血等场面,不适者请勿观看。

序章

(01)

不知是过去还是将来,宇宙中存在着一个叫做玛吉的世界。这个世界不同于我们生活的地球,在那里没有科学,只有魔法和剑。人类和各种亚人类共同在这片土地上和平生存,当然也免不了受到战争、饥荒和┅┅幻兽的打扰。

在某个黑暗的大厅中。

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地上画着的金色六芒星发出诡异的光芒,六芒星中央竖立着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的顶部特别粗大,呈伞状,如同一根放大了的人类阳具。

石柱的上方有个裸体的女人被吊在半空中,双脚被长长的触手捆着向两侧拉开,几乎和躯体垂直而和地面平行。她的双手也被同样的触手尽力扳到背后,又被一圈一圈地绑在一起。

有着西瓜般大小的乳房,分别被一根触手紧箍住根部,如同两只扎紧了的气球。乳头上不停地有乳汁溢出,一些小触手时而弹弄时而挤捏肿胀不堪的乳头,加速乳汁的溢出。

女人的口中、阴道中、肛门中都有一根如手臂般粗的触手抽插着。随着触手的进出节奏,口水、乳汁、淫水飞溅出来,落在正下方的巨大石柱上,发出“哧哧”的声音,旋即消失。

被三穴同时贯通的女人早已陷入失神状态,两眼呆视前方。只有当口中的触手抽出时,发出的低微呜呜声表明她还活着。

大厅里一个魔导士模样的男人注视着这一幕,两眼紧张地盯着那根石柱,仿佛随时会有什么东西从石柱中蹦出来似的,可是什么都没发生。

魔导士摆了摆手,干得正起劲的淫兽服从地停止了抽插,触手从女人的腔中退出,但仍以那种淫霏的姿势捆缚着女人。

魔导士又指挥淫兽捏住女人的阴蒂,褪去阴蒂的包皮,给比拇指还肿大的阴蒂套上一只金属环。金属环上连着一根金属链条,一头在金属环上,另一头系在一只水晶球上。

“十万伏特!”

一道闪电应声飞向水晶球,意外地水晶球并未被劈裂,反而将闪电吸收了进去,通过金属链,传递到女人的阴蒂上。

本已兴奋以极的女人,在阴蒂受到刺激后,全身抽搐,阴道中如泉涌般喷出大量淫水,达到高潮。

一会儿工夫,女人喷出的淫水已经有了五加仑之多,全部落在石柱上,渐渐渗入到石柱里去。在电流不停地刺激下,女人始终处于颠峰状态,如果不停止的话,她会高潮不断,最终因脱水而死。

“疾风斩!”

魔导士挥动右手,一条条风刃从他手中窜出。每一条风刃就象一把锐利的尖刀,以乳头为中心将乳房一剖为二,那么多风刃将女人的乳房如切甜橙般均匀地各切成六十四瓣。那已不象女人的乳房了,更象是两簇肉条挂在胸前,一头耷拉下来,一头还连着胸腔。随着女人的惨叫,鲜血涌了出来,流得满身都是,继而滴到石柱上。

疾风斩只能算中阶的风系魔法,但要象他那样使出,将女人的乳房像切瓜一样从上而下均匀切开,又不伤及紧箍在乳房根部的淫兽触手,就非泛泛之辈可以做到的了。

“火球弹!”

他的手中又有两团火球生成,火球飞向女人的乳房,烧灼着肉条状的乳房,火焰依然只烧及乳房,没伤到女人的其它部位。虽然女人发出凄惨的叫声,但非伤及要害,火焰又让鲜血停止流出,她是不会就这样死掉的。

不多时,空气中弥散着烤肉的香味,烤乳房时溢出来的油脂,滴到石柱上,“哧哧”作响。

等了一会儿后,魔导士又召唤出一条有倒刺的触手来。那条触手一出现便直奔女人的肛门而去,“扑哧”一声,女人还来不及发出惨叫,粗大的触手已尽没入可怜的肛门中。连肛门口的褶皱也都因为肛门被撑开到极致而看不见了。

那只触手在全部进去后又用力向外抽出,触手上面的无数根倒刺勾住了肛门的内壁,以致只有鲜血沿着触手流出,触手本身却拔不出来。邪恶的触手并未就此罢休,又来了两条帮忙顶住女人的屁股,带倒刺的触手则全力向外抽出。

“啊!!!”女人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触手终于拔了出来,肛门口鲜血淋 ,还有一小段直肠一起被带了出来。周围的一些触手如同顽皮的小孩似的试着去拉拉看这段直肠,每拉一下女人就发出不忍卒听的喊叫。

魔导士对这一切似乎都不甚关心,两眼紧盯着那根石柱,但无论他怎么看,石柱依然是石柱。

魔导士叹了口气,又向淫兽发出一道命令。淫兽慢慢地将女人向下放,直至女人的小穴正好对准了石柱的尖端,然后突然全力将女人按了下去。石柱不仅插入了女人的小穴,而且彻底贯穿了她的身体,石柱的尖端从女人的嘴里露出。女人全身抽搐了几下后,终于停止了呼吸。鲜血沿着石柱流下,一点一点地被吸收进去,但除此以外石柱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是为什么?我已经按照古代魔法书中记载的方法,献祭了一百名处女,为什么还是不能召唤出淫兽之王卡利路亚!┅┅骗人,这些书都是骗人的!”

魔导士在仪式失败后,进入了暴走状态,他泄愤似地将身边的书籍扔得满地都是。终于,他也扔累了,趴在书堆上喘着粗气。

“可是,十九年前的确有人成功地召唤出了淫兽之王,这件事不只魔法书和英雄史诗上有记载,连各国的正史里都提到了。毕竟,千百年前的事可能会有误传,但短短的十九年,甚至当时的目击者可能还有活着的,应该是真的才对。”

魔导士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打开了手边的书看了起来。这是一本十几年前根据吟游诗人的诗歌编成的英雄诗篇,其中的一篇讲的就是光之英雄德拉赛打败了淫兽之王卡利路亚的故事。

这个故事他已经从魔法书和各国的正史中看过不知多少遍了。每本书记载的都大同小异,说是有个魔法师利用上古魔法书中讲述的方法解开了淫兽之王的封印,企图使自己和淫兽之王溶为一体,成为最强大的魔法师,在他要毁灭整个城市时,光之英雄德拉赛击败了他,并将他封印在这根石柱中。

这本英雄诗篇上讲的也是这么回事,只不过比较详细一些,有许多正史所没有的细节描写,真不知道是写书的人亲眼所见,又或是他瞎掰的。但魔导士已被故事的内容所吸引,当时发生的事情如同在他眼前又重现了一遍。

┅┅

(02)

“放开我┅┅德拉赛,救救我。”

十九年前,同一个黑暗大厅中,一位美貌少女被许多触手缠绕着,触手绑住少女的手足,还试图撕去她的衣服。少女拼命挣扎,却毫无用处,只能无助地叫着恋人的名字。

“没用的,就算那家伙来了也不可能救得了你。好好享受吧,我可爱的光之圣女,哈哈哈!”

触手居然会说话,看来它不是一只普通的淫兽。

“啊┅┅不、不要┅┅”

两只触手缠住长袍的衣袖,“嘶”的一声,圣女长袍被撕裂成两片。少女洁白无暇的玉体显露出来,淫兽的触角们立刻涌了上来,有的爱抚乳房,有的探索下体。

少女想要喊叫,刚张开嘴,就有一只触手乘机而入。粗大的触手将少女的嘴撑开至极致,少女的脸颊上落下两行痛苦的泪水。

头部如像鼻状的两只小触手捏住了少女的阴唇向两边拉开,少女粉红色的蜜穴展露无遗。

少女的阴蒂被一只管状触手吸住,管子中的催情液渗入阴蒂中,慢慢地少女的蜜穴湿润起来,一张一合如呼吸般地颤动着。

“卜┅┅卜┅┅卜┅┅”

管状触手吸住少女的阴蒂后,排空管子里的空气拔出,发出“卜、卜”的响声,然后再吸住再拔出,就这样玩弄和刺激着少女。

看少女的情形差不多时,淫兽豪不犹豫地伸出最粗大的一只触手,插入少女的蜜穴,一捅到底。鲜血立刻从少女的蜜穴中流出,浸湿了那只触手。

“想不到你还是处女,德拉赛那家伙都不巾你吗?对喔,你是圣女,那他一定是用你的屁股和嘴来发泄的喽。哈哈,想想就好笑,一个屁股和嘴都已经被干烂的圣女。哈哈┅┅”

“黛米,我来救你了!”

大门被劈开,一个英俊高大的青年人手持利剑闯了进来。光线从门外照射过来,看不清青年的面容,但他手中发光的剑表明了他的身分。

“是德拉赛啊,你来得正好,好好地看着你的女友被我干,是不是也有感觉啦?”

“卡利路亚,你这个淫棍!”

“你说错啦,我不是淫棍,而是淫兽之王。”

青年没有答话,心中燃烧着怒火,他将全身力量集中到剑上。

“从黑暗到黎明,从混沌到次序。光明之神啊,请赐给我力量!!┅┅光之剑。”

青年奋力将手中的剑向淫兽斩去。

“可笑,你又不是没试过,要是那有用的话,你的女友也不会在这里了。”

淫兽抽出少女口中的触手挡住了光之剑,无坚不摧的光之剑居然砍不进软绵绵的触手。

“从、从黑暗到黎明,从混沌到次序。光、光明之神啊,请封印住淫欲的力量。”

少女的嘴一获自由,马上喘着气念出了咒文。

随着咒文的结束,淫兽触手上的处女之血闪闪发光,并且不断扩大,一会儿布满淫兽的全身。

光之剑感应到咒文的力量,也发出闪光相呼应。原先挡住光之剑的触手上渐渐出现了裂痕,裂痕不断扩大。

“可恶!不过想打倒我,还没这么容易,让这个城市的人们都陪你们一起死吧。暗~黑~风~暴!”

一股无形的阴气从淫兽体内窜出,很快布满整个大厅,飞速向外扩散。

德拉赛和黛米被阴气所逼,力量和意识渐渐远去。

“光明之神啊,我以我身为祭,请清洁一切黑暗,还大地以光明。圣~光~辐~射!”

黛米在最后的关头念出了终极咒文,希望以自己的生命换回情人和全城的生命,淫兽被禁锢住,阴气也停止了扩散,开始缩小。

黛米微笑地看着德拉赛,费力伸出右手。

“德拉赛,把手给我,我、我想永远地记住这种感觉。”

“不要,黛米┅┅光明之神啊,请还回黛米的生命,我愿以自己的生命作交换。”

“德拉赛,不可以。光明之神啊,请┅┅”

原本已被压制住的阴气在两个人的争执时又开始了活动。

“这样下去,我们就再也挡不住它了。让我完成咒文吧!”

“黛米,你知道的,你走了,我不会一个人活下去的。”

德拉赛伸出右手,但距离太远,只能够到黛米的指尖。中指指尖巾触到了一起,原本冰冷的手指好象突然间变得火热,一种美好的感觉同时在两人的心中燃起。在心意交融的那一刹那,他们想起了┅┅

“黛米,念那个咒文吧!”

“你不后悔?”

“能和你在一起,就算立刻死去,我也不在乎。何况我们还能再活一年,最快乐的一年。”

“嗯,我明白了。光明之神啊,我以我俩之身为祭,请清洁一切黑暗,还大地以光明。”

“光明之神啊,请让我用这把光之剑,封印住卡利路亚。”

在两人的努力下,淫兽之王终于被封印,变成一根石柱,矗立在大厅中央。

德拉赛和黛米恢复过来,紧紧拥抱在一起┅┅

“原来如此,如果这个故事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要解开封印,只按照上古魔法书记载的方法去做是不够的,还要有┅┅哈哈,我会找到我需要的东西的。

哈哈哈┅┅”

本文和《纯爱》一样,又是个冷门的题材,魔法奇幻类的小说几乎没人写过(改编的不算),也许武侠类爱看的人更多,但我喜欢做不太有人做的事,要不也不会故意把两篇小说的题目起得那么没煽动性。

《纯爱》太长了,本想写个短篇换换脑筋的,不想又构思出一部长篇的来,看来我还真的不会写短篇呢!

但现在又面临着继续写那部好的问题,两部一起写肯定是落得都没有结尾的结果(只写一部我都怀疑能不能坚持到最后)。只好请大家表决一下,支持《纯爱》请举左手,支持《魔幻大陆》请举右手,我来点票喽。 ^-^第一章成人巡礼

(01)

蔚蓝的天空、碧绿的草地、波光粼粼的湖面、宁静的森林,只有几名如花朵般美丽的少女在其间嬉戏。

啊,真是田园诗般祥和的景像!

只是那四个女孩玩的游戏古怪了点,更准确地说是三个穿着衣服的女孩正在玩弄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双手平举被绳索绑在左右伸出的枝杈上,双脚也被绑在树干上,全身一丝不挂,不知是因为害怕或是寒冷瑟瑟地发抖。

“小姐,为┅┅为什么要带我来这儿,又把我绑起来?”女孩用颤抖的声音问。

“贝蒂,这是对你勾引兰斯少爷的惩罚。”

站着的三人中最年长的女孩回答道。说是最年长的,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小舞小姐,我没有勾引兰斯少爷。”

“撒谎!你每晚都是在少爷房里过的夜,那天我和小枫姐去找兰哥哥,还看见你躺在他床上。对不对,小枫姐?”最小的女孩发话。

被叫做小枫姐的女孩点了点头。

“小麟小姐,我没撒谎。是老爷、夫人吩咐我照顾少爷起居,我才会在少爷房里过夜的。那个┅┅我在少爷床上是想给他暖被子的,后来兰斯少爷知道了,已经叫我不要这么做了。”

“真的?”

看见小舞有点相信了,小麟急忙说。

“大姐,别听她的。就算是爸妈让她照顾兰哥哥的,但她自说自话地去给兰哥哥暖被子就不可原谅!”说着,小麟摆出了魔法攻击的姿势∶“不给你尝点苦头,你是不会老实的。冰~冻~速~杀。”

小麟的手指向贝蒂的下体,随着咒文的完成,一串冰晶凝结而成。好象小麟的功力还不够的样子,原本可以冻结整个人体的冰冻速杀只是在贝蒂的下体上形成了冰壳而已。

“小妹,你的冰冻速杀好象没练到家嘛,还要多下些苦功哦。”小舞关切地说,但怎么看都象是嘲笑的成份多一些。

“嘻嘻,这样也够她受的了,你看着吧。”

“啊┅┅,好痛!”

在贝蒂的惨叫声中,小麟揭下了那层冰壳。冰壳冻结时和皮肤粘连在一起,现在揭下来就象是皮肤也会被一起撕下般的痛。更要命的是,贝蒂的阴毛全部冻结在冰壳中,结果被硬生生地全部拔去。

“好看吧,小舞姐。”

“真的耶,白白臌臌的阴户一根毛也没有,还真是好玩。我也来,火~球~弹。”

小舞正要对准贝蒂的乳房发射,慌慌张张的小枫和小麟赶快阻止她。

“危险!”

“不要,小舞姐。”

“看你们俩大惊小怪的样子,最多不小心杀了她嘛。那样我们也不用担心她去勾引兰哥哥啦。”

“那样就好了,大不了被爸妈责骂一顿。只是你的火球弹一向没什么准头,还不时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出现,我们是怕万一伤到自己就不好了。”

“你们!!!我的火球弹有那么差吗?”

“这个嘛,你到村子里走走、听听就知道了,时常会有人说些小舞放火球弹啦,大家快收衣服啊之类的话。”

“哼。那你们是不让我玩喽?”

“大姐,你等一会儿来嘛,贝蒂的乳房交给二姐好了。”

“不要,我才不象你们那样总干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是哦,我和大姐老是干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哪象二姐你这么正经,从来不去爸妈的卧室偷看,也不到书房去偷┅┅”

“你、你怎么知道的。”

小枫惊慌的表情证实了小麟所说的话。

“哈,我还以为小枫真的那么一本正经哪。”小舞听见这些话,马上忘了刚才的不快,兴冲冲地打量着小枫说。

“当然,要不怎么能是我们的亲姐妹呢!”

“说的也是。大概是遗传到爸爸的基因,表面上一本正经的,又费心到处去买来这些漂亮女孩子。爸爸假装正经是为了骗过妈妈,小枫,你又是为了谁啊?

┅┅啊呀,兰哥哥会不会也和爸爸一样假正经,那么他和贝蒂┅┅”

小舞好象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说不下去。小枫、小麟似乎也没想到过这个问题,一时无语,三人一起看着贝蒂。

贝蒂在她们的眼神下不住颤抖,喃喃地说∶“没有、我没有,放过我吧!”

“金~针~狂~舞。”

小枫毫不犹豫地唱出咒文,大批松针在魔法的驱使下飞起,扎在贝蒂的乳房上,贝蒂的乳房立刻变成两团刺 般的肉球。

“看你还敢不敢勾引兰哥哥!”小舞一边叫一边脱下自己的鞋,拍打贝蒂的乳房。在她的拍打下,原本还留一半在外面的松针很快就完全钻进肉里,从外表看一切正常,只不过乳房上多了些密密麻麻流着血的小孔。

“小姐,我真的没有,我┅┅”

“吵死啦!”

小麟顺手摘了只刺梨,然后捏住贝蒂的鼻子,强迫她张开嘴,将刺梨硬塞进去。那只刺梨实在是太大了,她的嘴被撑开到了极限,舌头和口腔被刺梨扎得到处是伤。这下贝蒂不但说不出话来,连吞咽都成问题,唾液和血水缓缓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小妹,然后怎么做啊?”小舞问小麟。

“然后么┅┅就用小枫姐在书房偷的东西玩她吧!”

“好。”既然秘密已被姐妹们揭穿,小枫爽快地答应着,转头回去取东西。

“二姐回来前,我们也别闲着。”

说着,小麟找来两根树枝和一些松蜡,然后把松蜡揉成两团裹在树枝顶端,做成火把状。接着又叫小舞一起将贝蒂放倒在地上,使其仰卧,四肢分别用绳索固定在四周的树干上。之后,交给小舞一支火把,自己也拿了一支。

“小舞姐,现在需要你点火喽。”

小舞用火舌术点燃了火把,却不知是用来干吗的,只好先看小麟。

只见小麟走到贝蒂身体上方,将手中火把倒过来转来转去,使得被烧化的松蜡滴下来,落在贝蒂身上,她还专门挑阴户、乳房等皮肤细嫩的地方滴。虽然贝蒂叫不出声来,但从她如泉涌般的泪水来看,一定是很烫的。

“小妹,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玩法?”

“嘻嘻,从老爸订的国外SM杂志学来的呀。有一次我看见小枫姐在书房里边看杂志边自慰,才知道老爸为什么不让我们进书房,还有小枫姐偷拿的东西也是老爸根据那些杂志后面的广告邮购来的。”

说话间,小枫已经回来了,手中还多了几样奇形怪状的东西。

“好大啊,┅┅这个真的可以插进去吗?”

小舞看着其中的一件,发出了惊叹。那是一只青铜做的假阳具,足有三十厘米长,五厘米粗。

“当然可以啦,不信的话让小枫姐做给你看,她经常用的。”

“乱讲,我还是处女,怎么会用这东西呢!”

“那你偷来干嘛,不会是用来插屁眼的吧?”小麟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好啦,你们两个。”小舞插话道∶“我们就用它来试一试贝蒂还是不是处女。”

“好啊!”

这个提议得到了一致同意。

不管贝蒂是不是处女,用这么个大家伙来对付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小女孩实在是有点过分。可是,三姐妹并没有考虑那么多,拉开贝蒂的两瓣阴唇后,将青铜假阳具顶住小穴口,几只小手一起用力把假阳具推了进去。假阳具那么粗大,而贝蒂的小穴还是干干的,结果只推进一个头部就再也进不去了。

“看我的。”

说完,小舞站了起来,用脚踹着假阳具的根部,连续几脚终于将它踹进了贝蒂的小穴里,只留五厘米左右的根部露在外面。贝蒂痛得腰都弓了起来,鲜血顺着假阳具流了出来。

“好耶,好耶,她流血了。”小舞和小麟高兴地互相拍着手说。

“可是这么粗暴的话,不是处女都会流血的啦。”

小枫的话让她们静了下来。

“那你说她到底有没有和兰哥哥怎么样?”

对这个问题,小枫也为难地耸了耸肩。

“我看是没有啦。兰哥哥又不是爸妈生的,当然不会遗传到老爸的色心。”

小舞想了想说。

“对,我同意。”

“嗯。”

三姐妹似乎为终于得出想要的结论而高兴起来。

“那还要不要继续惩罚贝蒂?”

“要,她勾引兰哥哥就是不对,要她保证不再靠近兰哥哥才能放了她。而且┅┅我还没玩够呢!”

“我也是,嘻嘻。”

“火~舌~术。”

小舞开始用火舌术加热青铜假阳具,不一会儿工夫,已经到了烫手的程度。

“你去跟爸妈说不能再服侍兰哥哥了,答不答应?”

小舞问着贝蒂,却不取出她口中的刺梨,也不理会她正努力地做着点头的姿势,只是一个劲地加热假阳具,还是小枫取出了刺梨。

一拿出刺梨,贝蒂顾不得满口鲜血大叫。

“小舞小姐,我、我什么都答应,求求你别烧了。那里、那里会坏掉,不能用的。”

“就是要你那里不能用,看你还怎么去勾引少爷。”

“大姐,我看也差不多了。真的烧死她,还要被爸妈骂,多不划算。”小枫有点担心地说。

“这次就饶了你。”小舞停止了加热。“不过,要是她回去后反悔,那怎么办?”

“谅她也没这个胆子。而且我可以再给她来一道特餐。”说着,小麟把贝蒂的双腿向胸前举,双手和双腿绑在一起,使她的屁股抬起来,然后从小枫带来的东西中挑出一只铜漏斗,对准贝蒂的屁眼把漏斗的尖端插了进去。

“小麟,你想灌肠啊,可我没带灌肠液。”

“不用那种东西,我的水系魔法可是很强的哦,看着吧。肥~皂~”

凭空出现了大量的肥皂液,汇成一股急流冲进漏斗。小舞和小枫及时按住了贝蒂,而且她的手脚又被系住,要不然她大概会被消防水龙一样强劲的水流冲走吧。当魔法效果停止时,少说也有一升肥皂液在强大的水压下钻进了贝蒂的肛门里。

小麟拔出漏斗,马上在贝蒂的屁眼里塞进一颗坚果。

“那是什么?”小舞好奇地问。

“野栗子。你们要不要也来塞塞看?”

“好呀。”

于是,三姐妹一起围在贝蒂的屁股边,你一颗我一颗地塞了起来。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塞不进去了耶。”

“谁说塞不进去了?”小舞抓起了漏斗,用力将最后面的栗子向里顶。“再来,十五┅┅十六┅┅十七┅┅十八。”

“哇,贝蒂好厉害,屁股里可以塞进十八颗野栗子,再加上一升肥皂液。不过,看她屁眼也合不上的样子,站起来时会不会都掉出来啊?”

“那就用这个。”小枫拿出了一件很象内裤的东西,但是用皮革和金属制成的。

“这个,是贞操带吧?”小舞接过来看看说。

“对啊,原来大姐也知道。”

三姐妹将贞操带给贝蒂穿上,调节松紧度,锁上锁,然后松开绳索放贝蒂起来。贞操带后面的皮革顶在贝蒂突起的肛门上,使她无法取出野栗子,也无法排泄。贞操带前面的皮革顶在青铜假阳具的根部,贝蒂可怜的阴唇从皮革两边露出来。

贝蒂看着下腹部的贞操带,明知没有用也扭动几下屁股,试试看能不能脱下来。

“帮我脱了这东西吧,我、我想大便。”贝蒂涨红着脸说。

“放心,穿着这东西是拉不出来的,想要大便就赶快去说不能服侍兰斯少爷了。要是你敢乱说话,我们就把钥匙扔了,让你一辈子拉不出来。知道了吗?”

“知、知道了。”

“那么大家回去吃饭吧。”小舞说道。

“走喽。”

女孩们向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小舞和小麟还不时拍打着贝蒂的屁股取乐。

(待续)



相关推荐:

心漠追逐梦

[2022-09-28]

蒜头王系列之不死的老贼

[2022-09-28]

妖都上海

[2022-09-28]

老贼不死

[2022-09-28]

蜘蛛女侠之苍蝇人

[2022-09-28]

狩猎未来篇

[2022-09-28]

幻想传说第一部

[2022-09-28]

金庸时空外传之台湾金钱豹

[2022-09-28]